我读《清醒思考的艺术》 二

思考方式是惯性,是习惯,是一种深深烙印在我们灵魂深处的印记。我们长成的环境,接触的人或事,学到的教训,听取的建议,以及基因的本能,都会深深的影响我们的思维方式。随波逐流容易,清醒思考不易,所以继续上文,来归总《清醒思考的艺术》。

现成偏误 – 你为什么宁可用一张错误的地图,也不愿没有地图

现成偏误,意思很清楚:人是非常懒的,有的时候也不愿意思考,因此很多结论我们都是拿现成的,或者说我们最容易想到的。 因此我们会高估飞机坠毁的风险,同时大大低估糖尿病带来的风险。但是很显然,外界现实中得某些东西不会因为我们更容易想多而出现的更加频繁。

人都是视觉动物,哪些壮丽、华丽或者大声的,总是要盖过那些无声、无形的一切。我们的大脑更偏重于剧本思维,而不是量化思维。换言之,越是戏剧性,我们越喜欢。

除此之外,人也很容易被影响。那些重复被提及的“不明飞行物”、“生命能量”在新闻里一次次出现,相信不少的人都会信以为真。这就像《乌合之众》里大众的思维方式,完全无理性,而且坚信谬误无疑。为什么我们宁可用一张错误的地图,也不愿意没有地图,因为熟悉,因为这样我们才能找到舒适区域。但是危险的是,过往的经验往往不能适应于所有场景,想要克服之,必须与那些不同的人合作,打开你的思维,jump out of box。

“在好转之前会先恶化”的陷阱 – 如果有人建议你选择一条“先经历痛苦的道路”,你应该敲响警钟

这种场景,听起来是不是很熟悉?很多人会告诉你,“我对的困难有良方,但是在好之前,肯定会有一段低谷”。这明显是个陷阱,或者说是个trick。如果困难好转,皆大欢喜。如果仍是恶化,那么他的预测又是准确的,真是稳赚不赔。

宗教中颇多这种暗示,末日预言数见不鲜。一旦有了末日,那么一切美好都是上天的馈赠,一切恶化都是命中注定。呜呼哀哉,这样就只能听天由命啦。

当”在好转之前会先恶化”的陷阱出现的时候,仔细考虑,敲响警钟。如果真的存在困难时期,那么一定会有milestone标识着事情的好转,所以要盯着里程碑,而不是寄望于不可靠的上天。

故事偏误 – 为什么就连真实的故事也是骗局

人民喜欢看故事、听故事,也喜欢讲故事。这在新闻中最有体现。一个交通事故,很多时候大家关心的不是事故本身,而是车主开什么车,是不是富二代。为啥呢?因为有故事。我们喜欢听故事,不喜欢抽象的事实。

因此好的广告,都在讲故事。这比你罗列一大批性能参数要好得多。不信?去看看超级碗的广告就知道了。

我们总是喜欢把一切都变成有意义的故事,即使很多时候事实并非如此。所以尝试把故事去掉,看看事实的本身是什么的。

事后诸葛亮偏误 – 你为什么应该写日记

当今时代,事后诸葛亮实在是太多啦!!吹牛不必打草稿,专家不用负责任。所以事后诸葛亮如雨后春笋一般冒了出来。从现在的角度来看,很多历史事件都是不可避免的:萨拉热窝引发世界大战、希特勒闪击波兰、2008的经济危机。事实上是吗?翻开当时的预测的舆论,你会发现完全不是这么回事。我们是在事实的基础上,给他们找论据呐!

事后诸葛亮偏误绝对是最顽固的思维错误之一,可以恰如其分地称为“我早知道现象”,即时候回顾时一切都显得是可以理解的,不可避免的。今天大家说,谷歌的成功是不可避免的,但是换到1998年呢?

这种偏误的危险在于,它让我们觉得自己是很好的预言家,而事实上却并非如此,这使得我们傲慢,误导我们做出错误的决定。写日记是一种很好的方式,你可以写下你对政治、事业、体重、股市的预测,然后对比一下,或许能够对自己的预言水平有更深的认识。而读历史的时候,更应该关注历史发生那个时期的记载,这让我们能够更好地感觉到世界的不可预见性。

司机的知识 – 你为什么不可以把新闻播音员说的话当真

司机的知识,这里指的是普朗克一次演讲,与司机互换角色的故事。司机假装普朗克,却也虎了一批人。有些人具有真正的知识,来自于大量的时间与思考,而有些人只有“司机的知识”,装的好像他们什么都知道。但他们真正了解的,可能只是套话而已。

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能力范围,认清自己的能力范围,知道自己什么能做,什么做不了是十分重要的。勇于承认自己“不知道”是认清自己的表现,那些号称无所不知的人,可能就是套话专家。

控制错觉 – 你实际控制的少于你以为的

控制错觉是指:

相信我们能够控制或影响某种我们客观上无法控制或影响的东西的倾向。

这种倾向常常会给我们带来错觉,我们觉得我们可以控制或者改变很多事情。很多电梯中会有“开门”和“关门”的按钮,但是这些按钮事实上与控制器并不相连,但是有和没有,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当你以为你对这个世界很重要的时候,世界可能刚刚准备好接受你的无知。 所以,将注意力集中在你真正能够影响的少量东西上,坚定不移。其他的,听之任之吧。

激励过敏倾向 – 你为什么不该按实际开销付钱给你的律师

俗话说得好,无利不起早。激励过敏说的就是这么个有趣的事:人都会对激励做出反应。河内的法国殖民政府曾经颁布过一条法令:没交出一只死老鼠,奖钱。本想控制鼠灾,结果人们都开始养老鼠了。

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导致的令人啼笑皆非的悲剧也不在少数。究其原因,是这个激励机制的问题。一个好的激励机制能够把目的和激励联系起来。就拿学驾校这件事情来说,一个从学车到考试全包的价格跟按次学车,学成考试的价格,显然是完全不同的。在这种激励下,老师巴不得你一直学呢!“千万别问理发师你是否需要理发”,当然也“千万别问房产中介,房子是不是会涨”。。

当你对某个人或某个组织的行为感到吃惊,可以想想背后隐藏了什么激励机制。估摸着这能够解释90%的行为。。

回归均值 – 医生、顾问、教练以及心理治疗师的作用令人怀疑

这个标题挺挑事的,一下子得罪了好多群体。不过本条的关键在于,凡事都会回归均值。除去特别好的和特别差的,其他人都可能会浮动。或者换一种说法,叫做触底反弹。这种想法在很多场景下是正确的,凡事都会波动。不管是运动员的状态,天气的气温。问题在于,很多人不能理解这种自然的波动,而是草木皆兵,这样往往会得出错误的结论。

公地悲剧 – 为什么理性的人不去诉诸理性

公地,就是公共场所,公地的悲剧,就是三个和尚没水喝的故事。要想解决这个问题,靠道德是不牢靠的,大锅饭的时代,可能人人都不想出力。解决之道,要么是加强管理,要么是私有化。

当然,有很多人道德水平很高,会自觉的克制自己。但是在这种自我负责基础上制定政策是非常盲目的,不可能指望人类的道德理性。因此人的略根性,要靠法去约束。

如果某人的收入取决于不理解某事,要让他理解就会很难

结果偏误 – 切勿以结果判断决定

假设有100万只猴子在股市上投机。它们疯狂地、随机的买卖股票。一年之后,会有一半的猴子赚钱,一半亏钱。第二年又是一半。长此以往,十年之后,会有1000只猴子每次都赚。二十年后就剩一只猴子,成了亿万富翁。

这种情况下,媒体会怎么样?他们会冲过去,阐述这只猴子的“成功原理”,也许是他吃的香蕉的品种特别好,也许是他捉虱子思考的时间很长,不管怎么样,他肯定拥有成功的秘诀!

结果偏误,说明我们倾向于以结果判断决定,而不是当时做决定的过程。日本偷袭珍珠港,现在看来,线索条条清晰,当时为什么不知道呢?因为当时还有无数的线索,说明他们不会偷袭。因此,我们更应该分析过程,而不是一味的只看结果。结果差并不意味着当时所做的觉得不对,反之亦然。我们最好能够仔细研究胰腺癌做出决定的原因,而不是吐槽一个被证明是错误的决定,或者为一个也许是纯熟偶然成功的决定而庆幸。如果你的决定是理性的,请继续坚持,勿以结果论英雄。

热评文章